????燕京南渊某四合院里,杜鹏端坐在大堂,眉头紧锁显得十分烦躁,因为几个年轻人正在他面前七嘴八舌的说着。

????“杜鹏你赶紧联系一下周铭兄弟问问看到底怎么回事吧,怎么好好的突然就跑了呢?要是他那边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们,我们都可以帮他的啊!我知道昆叔那么做有点捧杀的意思,但他只要跟我们说,我们多少能帮他分担一点压力,也能给他想解决办法,干嘛这么一声不响的跑路啊?”

????“杜鹏你问问周铭兄弟去了哪里,他以后有什么打算,我们也不是要逼他非得跟我们合作还是怎样,好歹我们也不是那种无赖,非要分这百亿项目的一杯羹不可,但至少我们得了解情况,怎么能这么一声不吱就跑了呢?这可不是正确的做法……”

????这些都是杜鹏的亲戚朋友,都是听说了周铭跑路的消息以后找来的,纷纷要杜鹏给周铭打电话询问什么情况,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周铭离开燕京带走了他们好几百万一样。

????杜鹏在他们不厌其烦的劝说下拿起手机,但最后拨号码的时候却迟疑,最后放下来了。

????这些人不明白杜鹏这是什么情况,杜鹏告诉他们:“我跟周铭认识十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离开燕京,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他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点破事跑路!我信任他,所以这个电话我根本没打的必要,如果我打了,那我和其他那些质疑嘲笑他的人有什么区别?”

????杜鹏还说:“我知道华通公司在港城募资百亿,你们都想分一杯羹,我可以帮你们牵线搭桥,也可以帮你们跟周铭聊聊,这就是我能做到的全部!”

????这些人大都是和杜鹏一个大院里出来的,都不是什么胡搅蛮缠的人,只是突然听到华通公司这百亿项目跑了,难免有些着急,现在杜鹏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随后这些人一一向杜鹏告辞,让杜鹏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他们,杜鹏也不是不会做人的人,之前只是真生气了,现在冷静下来,还是好声好气的,哪怕自己并没做错。

????送走这些人,杜鹏长出一口气,他在门口点了根烟,不过还没抽一会,就见一位中年人提着一篮子水果四下张望着过来,到杜鹏面前很客气的询问知不知道南渊十七号院在哪。

????杜鹏原本不打算搭理他的,但现在听他这么说,周铭愣了一愣,然后上下打量对方,因为他提到的这个南渊十七号院就是杜鹏住的这个四合院,但杜鹏非常肯定自己不认识他,恐怕他这么问也不认识自己。

????中年人见杜鹏这反应,愣了好一会试探道:“请问您住在南渊十七号院吧?您好我是任鲁军,专程从南江过来拜会您!”

????……

????当整个燕京包括杜鹏都没法幸免,都在谈论关于周铭跑路事情的时候,另一边周铭已经到了南江。

????正如整个燕京都了解的那样,周铭的确离开了燕京,而且是连夜离开的,当他在和杨晓见面以后,连夜买机票去了南江,开房间睡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去龙华科技园。

????龙华科技园是南江电子工业生产基地,这里大大小小分布着很多电子产业生产供应商。

????周铭最后来到了一家名叫夏为的公司门口,这就是周铭此次南江之行的目的。

????正如杜鹏对周铭的信任那样,周铭也从来没想到要从燕京跑路怎么样,毕竟就王茂昆那点捧杀的压力,对周铭来说比起之前在国外的压力,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但不怕归不怕,要解决的问题还依然是要解决的,周铭为了做好全国的电信基础建设,需要找一个靠得住的合作商,于是周铭首先就想起了夏为。

????作为后世国内的骄傲,世界顶尖的通信设备供应商,相信不光周铭,任何百家AG破解|官方网站的人要建设电信的基础设施,首先都一定会想到夏为公司。既然夏为公司能做到后世的顶尖,那么其产品和质量都一定是能信得过的。

????周铭显然也不例外,只是现在的夏为可不是后世通信领域的巨无霸,这个时候的夏为公司还没完全撕掉山寨厂的标签,主要以生产交换机和其他通信设备公司为主盈利,总部也不如后世,至少周铭现在站在门口,觉得夏为公司这厂房就和普通的电子厂没任何区别,甚至由于他们租用的厂房年久失修,还看上去有些破旧。

????“那边那个,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

????似乎是周铭在这里发呆有一段时间了,夏为公司门口的保安察觉不对劲出来询问这什么情况了。

????周铭很客气的告诉他,自己是来找任总谈合作事宜的。

????那门卫得到周铭这个答案,突然有些喜出望外:“先生您终于来啦,我们赵总可都等您半天啦!先生您看到那边的三层楼房了吗?那里就是我们夏为的行政楼,哎呀还是我带您过去吧。”

????门卫不由分说的带着周铭朝行政大楼那边过去,这样的热情让周铭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他们好像知道自己要来的样子?还是他们知道自己?

????不管是什么情况,这都是自己想要的,因此周铭向门卫道谢,然后跟着门卫来到了行政楼,一位中年女人带着一众夏为公司高层得到门口传达室的消息正在门口迎接,见到周铭过来她主动上前和周铭握手问好。

????“非常欢迎,先生您怎么不事先通知我们,我们也好派车来接您,结果还要您自己跑这一趟,这可让我们太愧疚啦!”

????中年女人十分热情的说着,她见周铭似乎有些疑惑,想起什么说:“可能您还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夏为公司的市场部总裁赵传芳,专门负责夏为战略和客户的工作,我早就听说先生您要过来,我们夏为上下全体职工也都一直盼着您过来啦!”

????周铭感到诧异:“赵总你好,冒昧的问一句你知道我?”

????赵传芳说:“先生您说笑了,我们做通信行业哪有不知道您的,您可是港城的一段传奇,电视报纸每天都在报道,我就是想不知道都难呀!”

????“原来如此,看来夏为公司的消息还真灵通,我记得我让港城媒体并没怎么着重报道我,而是更多关注公司来着。”周铭说。

????“那哪能啊?正所谓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先生您的企业发展优秀,那不也是在您这位更优秀的企业家的领导下吗?所以报道您的企业和报道您,那都是一样的。”赵传芳还说,“而且我们夏为公司现在正处在一个关键的发展期,需要创造订单,因此对于先生您这样的人,怎么会不关注呢?”

????赵传芳最后还强调:“先生请您信任我们夏为公司,项目交到我们手上,那就是最好的!”

????周铭笑着表示自己完全相信这一点,如果不是信任夏为公司,自己也不会千里迢迢来这里了。

????赵传芳随后给周铭介绍了一起出来迎接的公司高管,在相互认识以后,赵传芳又带着周铭参观夏为的技术工厂,给周铭展示了夏为公司在交换机光缆和通信技术领域的实力,更是在技术实验室展示了自己技术团队的实力。

????“早在七年前,我们就凭借着给商务酒店解决用户交换机方案在南江站稳了脚跟,后来我们凭着在交换机领域的成功,很快把业务拓展到了光缆和解决通信电信网络的问题,就在去年,我们还在港城给长河实业提供了专门的固定网络解决方案。”

????赵传芳还说:“不仅是在通信技术领域,我们在这六年时间里,还在和北俄电信合作,为他们供应了上亿美元的通信设备,铺设了超过三千公里光缆,所以对于您所说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在这方面拥有十分充足的经验。而且在国内,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合作商,总之不管在哪里,我们夏为都一定是您最佳的合作伙伴!”

????赵传芳的解释打消了周铭最后的顾虑,看来夏为就是夏为,尽管现在还不是后世的巨无霸,但也已经具备类似的雏形了,恐怕也正是这二十年的积累底蕴,才能让世界最强的美国,都对他有些忌惮。

????只是唯一让周铭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这一次自己并没能见到夏为的创始人,听赵传芳说他刚好出差去了,所以才由她代为接待。

????“总体来说我对夏为没什么意见,只是有些情况……”

????其实周铭在来之前就已经做了决定,不过周铭正打算坦白,一位夏为的秘书人员突然匆匆忙忙的跑过来,也不管周铭就在这里,就附在赵传芳耳边小声说了什么,而赵传芳听到她的话,脸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

????赵传芳定睛看着周铭:“先生不好意思能冒昧的询问一句,您是哪个公司的,尊姓大名吗?”

????周铭回答:“我叫周铭,这一次是代表华通公司过来……”

????周铭的话从第一句开始,赵传芳的脸色就阴沉下来,最后也没听周铭说完,她就一句“不好意思打扰了”,然后带着人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