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AG破解|官方网站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有君子 > 第七百零二章 曹操之觞
????陶商的词虽然气势磅礴,意境深远,但很多句子的语境,跟当时的盛况并不相符。

????比如“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等句,就当时的情况,别说是鹿和乌鹊,就是一只臭虫,也根本没有地方找去。

????归根结底,大家也只能用一个答案来解释这种情况。

????就是丞相实在是太他娘的能胡编了!

????但陶商的词别的都能圆过去,但最后一句他终归还是不能说出口。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这一句实在是太敏感了,陶商说什么也不能把它抖出来。

????其实当天的陶商也是喝的有点多,不然的话,他绝对不可能将《短歌行》顺嘴给背了出来。

????着实是有些对不起孟德兄了。

????不过仔细想想,陶商觉得自己对不起曹操的事情还有很多,好像不差这一件两件的。

????大家都这么大熟了,应该不算事。

????……

????陶商这边张罗着过年,曹操那边也在过年,除夕夜过后的几日,曹操没太理会军务,而是每日专研一卷珍藏多时的手稿,时不时的灵感来了,就向上面填词。

????这是他这段时间,精心创作的词曲《短歌行》,目下还没有问世,只是因为曹操只写完了前半段,还有后半段没有写完,需要仔细揣摩,严加核词才是。

????毕竟,这首《短歌行》可是说是他这一段时间以来,最费心思的一篇佳作了。

????曹操相信,自己的这篇文章一旦面世,必可流传后世,名留千古。

????这一日下午,就在曹操仔细钻研自己短歌行的时候,曹昂匆匆而来,对他道“父亲!”

????曹操抬头看了看她,笑了。

????这次过年,曹昂专门请缨从许昌而来,代表家人来前线看望自己,并带上了从许昌送来的礼物,可以说是孝顺至极。

????对于曹昂的表现,曹操感到非常的满意。

????“子修啊,来此何事?”

????曹昂恭敬的向着曹操施了一礼,道“年关已过,父亲身体无恙,一切顺利,孩儿却也是应该回去,向母亲,姨娘,还有弟弟们报平安了。”

????曹操放下了手中的简牍,道“回去吧,为父不在,你便是曹家的顶梁柱,好好照顾你的弟弟们,给他们做个表率。”

????“诺。”曹昂拱手称是,低下头时,目光所及却是扫到了曹操桌案上的简牍。

????“咦?”

????曹昂抬过头去,仔细的读着曹操简牍上的词句,道“这莫不是?”

????曹操看见曹昂的表情,心中很是满意。

????自己这乖儿子还是挺识货的。

????“怎么样?这词句还不错吧?”曹操捋着须子,笑呵呵的问道。

????曹昂惊讶的抬头望向曹操,道“父亲也喜欢陶商所创的《短歌行》?”

????“噗嗤!”

????曹操捋着自己胡须的手,硬生生的拽下了一截。

????“你说谁创的……《短歌行》?”

????曹昂诧异的看着曹操道“陶商啊,父亲桌案上这个,不就是么,据说是陶商除夕之夜所创,目下已经传往各州了。”

????曹操的眼珠子几乎都要蹦出来了。

????他使劲的咽了一口吐沫,艰难的对曹昂道“陶商写的短歌行内容为何?你且背一遍给为父听听。”

????曹昂心中奇怪。

????你桌案上不就放着呢吗?

????为什么还要我背?

????但既然是父亲的要求,曹昂却也没有办法回避。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朗声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随着曹昂背诵出来的词句越多,曹操的脸色变越来越苍白。

????自己写出来的,都没有曹昂背出来的多,而且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卡住的瓶颈地方,经过曹昂一背,便豁然开朗,仿佛为曹操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

????天下之巧合,莫过于此!

????难道那姓陶的当真有鬼神之能?能想自己之所想,算自己之所算?

????简直就是妖物啊!

????曹操吃惊的合不拢嘴,浑身仿佛都在颤抖。

????曹昂一首诗词背完,感慨道“陶商虽然是咱们的敌人,但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个厉害的人物,不但会写小春文,还会写诗词……这首词足可流传千古了,不过可惜却差了一句……”

????曹操正在愕然和震惊之中,闻言一愣,奇道“差了一句?”

????曹昂又将陶氏《短歌行》给曹操背诵了一遍,曹操仔细一品,发现果然是少了最后一句。

????他疲惫的冲着曹昂挥了挥手,道“你先出去吧,容我想想。”

????曹昂心中不明白曹操要想什么,但还是听话的走了出去。

????曹操在房间中,疲惫的揉了揉眼睛,然后开始一遍一遍的回念着曹昂适才为他背诵的词句。

????少时,便见曹操重重的一拍桌案,怒道“这有什么难写的……最后一句就用‘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啊!……这姓陶的混蛋!”

????……

????年节之后,这一日,刘虎俾悄悄的来见陶商。

????陶商早就知道刘虎俾会来见他,因此也不意外。

????“丞相要派我父亲去南匈奴王庭?”刘虎俾犹豫的问陶商道。

????陶商点了点头,笑道“正是如今南匈奴王庭的大单于之位虚位以待,你父亲对此事上了心,若是不乘此机会拿下大单于之位,今后只怕是没有好机会了。”

????刘虎俾闻言盲打“丞相当初不是答应过我,不让我再回草原了吗?”

????陶商笑呵呵的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做,但现在是你父亲想要回去掌权,陶某也不好说什么。”

????刘虎俾紧紧的咬着嘴唇“若是如此,我这辈子岂不是都不能回金陵?我是汉人啊。”

????陶商长叹口气“话虽如此,可惜你终归还不是南匈奴的大单于,你若是当了单于,这当中之事或许就好解决了。”

????陶商的话犹如警钟一样,重重的敲击在刘虎俾的耳膜中。

????刘虎俾呆愣了一会,突然道“若是我成为了南匈奴大单于,是不是就可以携裹着部落的人,归于汉境了?”

????陶商闻言一愣,长叹口气。

????“想法是好的,可惜你当不了。”

????“我为何当不了!”刘虎俾急忙自谏道“论及忠心,我父亲远远不及我对丞相,丞相若是愿意扶持于我,事成之后,我一定携匈奴之众归于王化,为丞相驱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