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到这里就可以了吗?”西田麻衣深深的看着面前年轻高大,还浑身散发着神秘气息,并且有名有钱有人脉,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条金大腿,好金龟的秦和清确认道。

????“不用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秦和清目光闪了闪,笑着肯定道。

????再继续下去,鬼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

????虽说就临时轿车而言,西田麻衣的品质还是很不错……

????尤其是那一对车前大灯,真心属于岛国少见的品类,如果不是有所顾忌的话,秦和清还真想品鉴把玩一下,看看西田牌的车灯使用效果如何。

????“那好吧。”

????然后秦和清将西田麻衣送离了公园,来到街道上,又帮其拦了辆出租车,便目送着搭载着西田麻衣的出租车慢慢离去,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难得,你忍得下心。”消失了半天,终于再次露头说话的月儿说道。

????“我又不是色中恶鬼。”秦和清没好气的白了眼她道。

????“那也是因为在加藤惠那边差点翻了车,要不是因为那次的事情让你收敛了不少,这次我敢保证,那个女人会被你带会酒店,一起滚床单。”

????“……”

????“没话说了吧。”月儿得意道。

????“你真是个小机灵鬼。”秦和清用手按住月儿的脑袋,狠狠地揉了下她的头发道。

????“小鬼,你敢这样对待自己的师范,你皮痒了是吧?”月儿闪身从秦和清的魔抓下脱开,站在不远处的街道上,望着秦和清怒喝道。

????“是呢,很痒呢,要不你来帮我松松?”秦和清戏谑道。

????“好,我这就来帮你松松。”说着,月儿抬手一指,一颗小小的,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且集中注意力去观察的话决然难以看清的灵力弹就射向了秦和清。

????威力不大,大概也就是普通人被人突然拍一下的程度,因此就算落空了也不会造成什么意外伤害事故,所以用起来很放心。

????何况,这本来就是玩闹性质的游戏,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月儿和秦和清可没无脑到不顾场合不知轻重的用法术乱斗,那样的话他早晚要被超自然灾害对策局请去喝茶,甚至是丢到小黑屋里关上几天。

????“哇哦,你还来真的啊!”秦和清见状假假的惊呼一声,快步跑了开。

????“站住,别跑!”

????“不跑的是傻瓜!”

????……

????一个多小时后,疯够了也玩够了的秦和清和月儿返回酒店,用电话联系起了自己的关系人——秦氏一族专门负责外务的长老,秦宗道,告知了对方自己已经抵达京都的事实。

????“真是的,订酒店干什么?族地这边又不是没有你住的地方。还是说在你心里,你依旧无法对家族产生认同,所以想要保持距离?”秦宗道语气不满的责问道。

????“不,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对现在的变化还不适应。”秦和清自然不会承认对方说的没错,握了握手,连忙否认道。

????“你这孩子……看来那件事终究是对你产生了一些影响。也罢,你就住那里吧,不过记得要保持电话通畅,省着我明天派人过去接你的时候又联系不上你。”秦宗道沉默了须臾,满是感慨的叹息道。

????“不用麻烦了吧?”

????“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享受这种待遇。所以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吧,别管那么多。就这么决定了。要是明天我没有在会场那边看到你,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呃,好吧,我知道了。”

????然后秦宗道又以长辈的身份嘱咐了他两句,让他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别把自己搞的太邋遢,以免在明天例祭后的家族聚会上丢人,这才挂断了电话,去忙别的事情。

????“看来这位秦氏的成员确实有把你当自己人呢,要不然的话,作为一个外人,他不可能用这种近乎血缘长辈的口吻来和你说话,而是应该更客气一些。”因为秦和清没做隐瞒的关系,同样对电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的月儿若有所思的说道。

????“确实有点那个意思……只是突然冒出这么一位长辈来……真的很让人不习惯呐。”秦和清想了想,确实如月儿所说,便苦笑一声,无奈道。

????“那我就帮不了你了,毕竟我不是你,没办法帮你处理这种私人事务。”月儿耸肩道。

????当然,她也就是那么一说,要是真想的话,以她和秦和清的关系,真代表秦和清去处理这些人际关系也不是不行!

????又没有人规定,式神不能做御主的全权代理人。

????“哎,真是麻烦呐。”说着,秦和清仰趟下来,把自己摔在了床上。

????之后一夜无话,时间转眼来到了第二天。

????上午七点多快八点的时候,秦和清的手机响了起来。

????“谁啊。”

????“请问是秦和清君吗?”电话中,一道男性的恭谨声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询问道。

????“是我,你是……”秦和清反问道。

????“你好,我是伏部诚也,是宗道长老手下的工作人员,他命令我打这个电话,然后接您前往秦氏例祭的举办场所。”电话对面的男子介绍道。

????“哦,你现在在哪呢?”秦和清挺腰从床上坐起,询问道。

????“已经到了酒店楼下。”

????“那你等一下,我收拾一下就立刻下去。”秦和清道。

????“好的。”

????然后秦和清挂断电话,把电话往旁边一丢,下床快步走进了卫生间中——

????清理宿便,清洗身体,外加洗脸刷牙……

????也好在秦和清是个男生,没那么多臭毛病,清理起来速度也快,所以也就二十分钟左右,简单把自己从里到外都收拾了一遍的秦和清就招呼着月儿下了楼,抵达了一楼的大厅。

????“我到楼下了。”秦和清用电话反拨回去道。

????“我在门外,那辆黑色的丰田轿车,站在车旁的人就是我。”后者回答道。

????秦和清随即走出大厅,在泊车台上见到了等待多时的伏部诚也。

????“我是秦和清。”秦和清走到对方面前道。

????“您好,秦和清大人,我是伏部诚也,大人请上车。”

????而后秦和清矮身坐进汽车的后排位置上,关好车门,然后任由伏部诚也载着自己离开酒店,向未知的目的地移动而去。